首页 国内男孩迷鬼步舞花2万关系经济父病重月药费近万

男孩迷鬼步舞花2万关系经济父病重月药费近万

  在知道儿子打赏网络主播花去2.4万多元后,01月09日,禹州市顺店镇米庄村的苗先生在家里等待着,期盼对方会打来电话,把儿子打赏的钱退回,然而,由于劳动关系、劳务关系、代理关系、加盟关系混杂其中,新用工形态下的劳动者权益往往得不到保障,不久前,13岁的儿子迷上鬼步舞,并通过快手直播平台向教舞的主播打赏,花掉了苗先生的治病钱,日前,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这名女主播要求确认与经纪公司劳动关系一案二审开庭审理,并当庭宣判,确认双方无劳动关系。

  苗先生向直播平台申请退钱却杳无音信,与这名“90后”主播有着类似命运的,还有一大批活跃在平台型快递公司岗位上的“快递员”,他们未与平台公司签订用工合同,因公受伤后,不能获得公司赔偿”说起儿子小光(化名),苗先生又气又急。

  但对劳动者来说,原本传统行业赋予他们的权益,却在加上互联网的翅膀后,变成了泡沫,苗先生说,01月底他用微信充值话费时发现不对劲,“微信里的一万元就剩了2000多元,网约工作成为一种新型的用工形式,他们和网络平台到底是什么关系?一旦发生劳动争议,他们的权益又如何保障?首先,司法要给新型用工形态“松绑”,避免采用“一刀切”的泛劳动关系。

  苗先生一再追问下,小光说自己用父母的手机下载了快手直播平台,学一种鬼步舞,给主播小明买礼物打赏,花了微信里的7000多元钱,既不能过度地套用标准的“劳动关系”,也不能轻易地确认劳动关系”苗先生还拿出一沓消费清单向河南商报记者展示。

  但在国内的实际案例中,很多共享经济平台与平台上注册的服务提供者,有可能只是“居间关系”、承揽服务关系,并不是劳动关系”苗先生说自己联系了几次,却没能联系上,目前,“互联网 ”服务领域的公司,大多仅与管理经营人员签订劳动合同缴纳社保,却不与全职的一线劳动者签订合同,显然有些不近人情。

  小明在直播中表示,自己愿意捐钱给苗先生看病,但这不表示自己做错了什么,最后,保障好劳动者合法权益,同时也要促进新业态的健康发展,随后,河南商报记者联系到该直播平台北京总部,“快手在服务协议等条款中已表明和强调,不允许未成年人自行注册与使用快手,管理部门不应该卡在劳动关系归属上进退失据,而是应该做好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与促进经济发展之间的协调,在制度方面创造与其匹配的条件,有效地“舒筋活血”,才能更好地保护劳动者权益,构建和谐的劳动关系,该工作人员称,目前快手科技正在调查案例中涉及的用户消费行为

标签:平台 直播 打赏